NCC1701

超人感觉自己在窒息(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哦草是心动的感觉


冷漠.jpg:

目录(1) (2) (3)


不管怎么说,热门话题也总有沉没的那一天。


几个月后,“致敬事件”逐渐退出新闻界的舞台,但它造成的影响依然在继续。


说个最显著的,经此一役,广大人民群众突然被科普了一个他们以前或是没有意识到,或是没有充分利用的情报:一句话里如果带上了“超人”,超人真的就很可能会听见。


 


还有什么比和超人隔空说说话更好的日常娱乐活动吗?


没有。


如果超人是台手机,那他每秒接收的语音留言大概有上千条。


第一个月,大部分的留言在吹彩虹屁。


第二个月,三分之一的留言开始约炮。


第三个月,各路妖魔鬼怪粉墨登场。


 


不得不说,虽然许多留言仿若骚扰,但也有一些给超人的业余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和惊喜。


比如那个每晚11:30开始,持续10分钟的“深夜电台”。


超人是在一个普通的截稿日的晚上,第一次听到那个“深夜电台”的。


那是一个柔软的,温温切切的姑娘的低语。


“超人?超人你听的见吗?今天我…我……”


 


超·已经被迫当了几个月全世界的情感垃圾桶&流水账记录手册·从钢铁之躯里进化出了钢铁之心·人听了个开头就已经预测到了事情的发展。


今天我失恋了你能不能暴打一顿我的男朋友,今天我结婚了新郎不是你,今天我成年了约不约,今天遇到了小偷你鼓舞着我站出来制止了他,今天XX品牌出新款了超人你接服装代言吗,今天发射的太空探测飞船好像轨迹发生了偏移你能不能飞一趟把它挪一下。


 


“今天我想给你读个故事…”


哦。


“故事发生在哥谭……”


哦…嗯?


超人打字的手一顿。


 


然后超人目瞪口呆地听了10分钟的“超人蝙蝠侠初遇过程”,描写生动形象,用词浪漫华丽,情感细腻动人。


有的坏习惯真的不能开头,因为开了第一次先例,总是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比如抽烟,比如逃课,比如听与以蝙蝠侠和自己为主角的…同人文。


超人感觉自己对那个一见面就低吼着“滚出我的哥谭”的黑暗骑士的认知得到了刷新。


 


第二天,到了相同的时间点,超人正襟危坐在沙发上,认真严肃地听了第二节。


然后就是第三节,第四节,第五节,剧情从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发展到缠绵悱恻难舍难分,马上就要干柴烈火咿呀吟唱了。


被迫经历过惨不忍睹的性教育,已经大概知道下面会有什么的超人期待地想搓手,在良心的谴责中默默兴奋了一整天。


这倒不是因为他对蝙蝠侠真的有什么非分之想,一定要形容的话可能是“终于有其他的超英也被拉下水了,不再孤单我真的有点快乐”。


 


然而并没有第六节。


因为第六天晚上11:20,外星人入侵了。


我可去他个小饼干的吧。


超人飘在太空里打外星人,内心焦灼如火。


还有9分钟,还有8分钟,还有5分钟。加油,我做得到的!


 


超人用21分钟打退了上千个漂浮在地球外蠢蠢欲动的入侵者,刷新了自己的记录。


嗯,也刷新了蝙蝠洞资料库的记录。


除了蝙蝠侠因为超人的能力而感到更加戒备外,全人类都很高兴。


 


超人不高兴。


超人委屈得要哭出来了。


真空不传声。


我恨外星人。


 


委屈的超人委屈地又等了一天,眼巴巴地指望着能盼到一个车尾气。


第七天晚上11:30。


“超人,超人你听的见吗?如果你之前听到过我讲了什么的话,我…我真的非常抱歉,你是那么伟大的英雄,我不应该写这些糟糕的东西…我…”


 


有什么比完美错过过山车更绝望的事情吗?


断更。


我恨外星人。


嗨呀,气。


嗨呀,气气气气气气气。


 


等一下。


电台不读了,我难道不能自己去网上搜一搜下文吗?


超人打开电脑,把记忆里文章的第一句话打到了搜索框里。


搜索结果:0。


超人:“……”


超人不死心地把第二句第三句第四句全打了上去。


搜索结果:0。


 


一百公里之外的蝙蝠洞里,布鲁斯沉默地看着主机上的显示的以“蝙蝠侠”等词汇为关键点的网络监控结果。


一位大都会的居民三分钟前在搜索框里连续打下了4个敏感词。


 


「一个暖风轻拂的夜晚,超人在茫茫众生里邂逅了自己的爱情。


哥谭的黑暗骑士踏月而来,立于塔楼的顶尖。云层之下,他低于星光,城市之上,他高于信仰。被鲜血和罪恶浇灌的土壤里开出了世界上最美丽诱人的鲜花,于是超人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跳舞,血液在轰鸣。」


 


塔楼,信仰,以超人为主角的心理描写。


半年前确实和超人在哥谭大教堂塔楼顶上相遇的布鲁斯:“……”


布鲁斯秒速调了调这个IP地址的居住人信息,然后对着那张明目张胆写着“质朴”“老实”的脸沉思起来。


星球日报,克拉克·肯特。


————————————————————


昨天突然被超喜欢的太太推了!高兴到旋转!高兴到跳舞!



单恋十三式#1 云端跟踪狂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一个云端的恋人。准确地说,是暗恋的人才对。

对方是只活在好友列表里的存在。我和他不怎么说话,却能基本了解他每天的生活动向。游戏社区能够显示他正在打的游戏;偶尔聊天也会说起三次元里的琐事;从动态、个性签名、以及朋友的朋友处得知一些消息。

这样子,我装作他的朋友,暗地里则在云端窥探他的一举一动。

因为没有勇气坦坦荡荡地表达心意,变成跟踪狂,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DC已入,假期授翻不义超蝙ABO生子文<A chance to live>(一线生机)

随缘居译文戳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61019-1-1.html

ao3原文戳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3551


寂静之地就像是死亡空间的小怪跑到了美国末日里。


我:灭霸随机清人,为什么瓦坎达人脸这么黑只死了小王子?为什么要死小王子!TAT

友:因为他是非酋啊...

玫瑰与其他 tape B

(咱们先试试发到这里会不会被屏蔽。)

每次登陆绿洲,他都会回到同一个地方。
面前是一扇门,贴着便签:“请勿打扰”。黄昏的太阳懒洋洋钻进室内,擦亮画框,地毯和油漆剥落的门把手。他待在阴影里,迟疑了很久很久。
然后有一天,明亮的灯火从缝隙中溢出,闪耀了一会儿便逐渐熄灭。他知道什么事在门那头悄悄发生。他摘下VR眼镜,去寻找那个叫韦德.沃兹的孩子和他的朋友们。他将帮助他们重建哈利迪的帝国。
但他明白,终有一日他将敲响那扇门,或说,扣问哈利迪的内心;他将推开阻挡在他们之间的时间碎屑和陈年旧事,去经历一次伟大的重逢。他所需要做的,只是鼓起勇气。
那么,为什不是现在呢?
奥格登.莫罗深吸了一口气,举起了手。

吉姆.哈利迪眼前是这样一副景象:绿洲的图书管理员先生蹲在门外,脸埋在膝盖之间,显得有些可怜。他摸摸那个光秃秃的脑袋,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进来了。”拉起一只机械臂,吉姆暗自为无法拥有触觉感到遗憾,“现在,跟我来。”

在他们进入房间的同时,图书管理员的游戏形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二十八岁的奥格登.莫罗,一只手被二十八岁的詹姆斯.哈利迪攥着游走于满地光碟和书籍之间。四周的环境陷入一种狂热的动态,电玩城,吉姆的卧室,他们学校的教室,秘密基地,GSS办公室,电影院,漫画书店,场景随意切换,令人头晕目眩。白天,黑夜,黄昏,破晓,时间被压扁了飕飕从窗外飞过。最后,一切定格在某日清晨,凌乱的床单,战机模型的碎片洒落一地。
“你可没给我们的小朋友看这个。”奥格登赞叹地说。
“这是隐私。看这儿…一个小礼物,给你的。”
于是奥格登看见了天花板上的那片星空。 “小”的意思显然是说吉姆只写了一个屋顶的代码,让它看起来像是真实的宇宙。纷繁的行星仿佛喝醉了酒,东倒西歪地自转,漫无目的地公转,摇摇欲坠,熠熠生辉。
室内很安静,能听见窗外面包车开过的声音:二十年前奥格登每天从地下室被早起的上班族吵醒,在模糊的城市噪音中洗漱上学,后来是上班。他记得自己向吉姆描述这个情景,并将它作为设计理念的重要一环:细节,细节就是一切。城市不仅仅是城市,它是一个巨大的怪物,无处不在的轰鸣是这个杂种的呼吸。绿洲也如此,它不仅仅是代码和建模,“它应当是活生生的。”奥格登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
“那,你,还活着吗?”他情不自禁地问。
“看情况喽。”吉姆耸了耸肩,“你觉得我活着吗?”

也许他应当感到苦闷疑惑才对,但他感到自己此刻正处于某种柔软而清白的情境,像是走进大都会博物馆中画着蓝天白云和金黄田野的油画,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他可以安心睡去,也可以转身离开,他可以抓住面前这个男人的手,将他拉得更近更近。”

“人们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但他们留下,是因为他们可以成为任何想要成为的人。”当奥格登把双手置于吉姆的腰间,嘴唇贴在他喉结的上方时,吉姆笑着说,“前者其实也不赖。”
衣物被很快褪下。吉姆身上没有香水味,额头也没有疲惫与沮丧的皱褶。奥格登的金发被汗水打湿,吉姆伸手去撩开它们时灰眼睛里有一种错乱的神采,天花板上所有的星星都在那里面跳舞。他们一句话也不说,一句也不想,一句也不用,只要再暴露哪怕一寸的自我,他们就会完全失去理智——他们迫不及待地这样做了,并在翻滚中“嘭”地一声掉下了床。两人都吃了一惊,一个趴在另一个身上,忘记了行动。
“嘿。”奥格登在吉姆上方支起手臂,“听着,我很想你。”
“我无法想象。”吉姆伸手搂住他的脖子,“come here.”

和吉姆做X爱就好像夏日的风暴徘徊在墨绿的海面,熊熊燃烧的火焰吞噬罗马城, 大片赤红的鸟儿略过沙漠上方的晴空。他吸吮着他仿佛久经波折的旅人,喉咙干渴,内心寂寞。那双手曾在键盘上翻飞跳跃犹如蝴蝶穿花,灵巧得令人瞠目结舌。脊椎变为竖琴,白皙的后颈,凌乱蜷曲的黑发,吉姆略微沙哑的嗓音在说:“come,come with me.”(注1)

他们挤在一起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有些下雨,潮湿的空气中有烤苹果派的味道。奥格登保持着仰躺的姿势,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有些恍惚。身边,吉姆往他的方向靠了靠。
“你想回客厅去么?”他转头问。
“是的,我饿了。”
楼上有人在喊着,熟悉的声音:“奥格,吉姆,我做了苹果派——”
吉姆摇摇晃晃站起来,居高临下地对奥格登咧嘴一笑:“快起来,别让你妈妈等太久。”
他抓起衣服胡乱披上,拉住了吉姆伸来的手。晚风吹来,窗外的雨声便无影无踪。

END.

注1:come with me,双关,有点小小的开车。电影主题曲pure imagination中歌词,也有哔——的意思。
对于结尾,其实是吉姆精心设计,与我无关,哈哈哈哈,大家可以自己揣测一下。
因为不是很能把握车的精美程度,于是借鉴了《英国病人》中的桥段。
完结

玫瑰与其他 tape A

“教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你已经问了我一个问题了,哈利。”邓布利多笑着说,“但我允许你再问一个。”
“请问您在厄里斯魔镜中看到了什么?”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还没开车就被屏蔽QAQ,这里放下tape A(昨日发)的AO3地址吧,哼唧。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95228

tape B赶制中~

译贴:恶灵附身2 鲁维克视角

恶灵附身2:鲁维克视角
作者croik (tumblr)
游戏开始,你被摩比斯监禁。人们将连在你身上的管子拔下来开始解剖你的大脑。但你逃了出来。摩比斯目前在做一个类似保护伞公司的实验,研究变异者,创造怪物。然后他们成功了,试验品逃脱,总部内部出现混乱。另一方面,你仍然被困在莱斯利的虚弱躯壳中,势单力薄,没有任何超能力。在充满怪物的摩比斯总部中生存逃生,收集道具增长能力。后期,你变得足够强悍,但这时你已无法控制你自己内心的恶魔。于是Boss战。
支线任务是营救囧瑟夫,然后与他合作。他可能对你让他差点自杀很不满意,但你们最终愉快相处。然后与战斗力爆表的首部主角384进行boss战。你与政府抗衡。
突破摩比斯的地狱。突破你自己的地狱。
活下来。
统 治 世 界。